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gjie8686886的博客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时间改变不了人与人之间真诚友谊。

 
 
 

日志

 
 
关于我

男人固然要对工作负责,却也要有职业道德,要从工作中得到乐趣,但不要做工作的奴隶,我们工作是为了更快乐地和家人在一起,享受生活很重要,记得不定时地和你们妻子和你的孩子一起享天伦之乐。

网易考拉推荐
 
 

神秘老公  

2014-06-05 11:1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锦瑟盖着红盖头,坐在新**上,静静地等待着——

  等着那个从未谋面的神秘老公进来揭开红盖头。

  等着那个让人心悸的新婚之夜的开始。

  等着自己的人生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婚姻而莫名其妙的改变。

  等着。。。

  等什么等,再等下去她就成木乃伊了!

  连锦瑟直接拉下了红盖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新房里布置得极为喜庆。

  红烛大喜字,一不小心还以为自己是不是穿越到古代去了。

  屋里很静,除了外面隐约传来宴客的喧哗声音外,听不到其他的声响。

  在拜堂之后,她就被送进了这间新房,然后一坐就到了现在。

  起身走到了桌子边,看看有什么吃的。

  一天都没有吃东西的她,早已经饿得饥肠辘辘了。

  再不吃点东西的话,估计自己会饿晕过去,成为史上最悲催的饿晕新娘!

  唉,这一场婚礼不但繁琐而且离谱。

  新郎没有去迎亲也就算了,居然拜堂这种事也是她一个人来。

  她怀疑以后是不是也是自己一个人过日子,一个人生小孩!

  哦,不,一个人生小孩,这种事她做不来,因为她不是圣母。

  桌上摆放着两只碗和两双筷子,碗里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像面线糊之类的。

  吃下去不知道会不会食物中毒?

  连锦瑟只好放弃了,改拿桌上的红枣花生。

  吃了几个,肚子里还是空空荡荡的。

  连锦瑟刚想再找找有没有其他吃的,就听到了门那边传来了动静。

  她吓了一跳,反射性地转过身——


咦,面前的这个长得眉眼清俊,挺拔俊美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是谁?

  老公?

  开玩笑吧!

  “我还你老娘呢!”连锦瑟脱口而出骂了一句。

  “你要做我老娘,估计我父亲你公公不会答应!”翟天祈轻描淡写地回应了一句。

  连锦瑟顿时一头的黑线。。。。。。

  

  “老公,这是衣服,这是裤子,这是袜子。。。。”锦瑟一边将衣篮里的衣服分类一边说道。

  “你当我傻子吗?”翟天祈一副看着白痴的眼神看着锦瑟应道。

  “不是,我只是想跟你说衣服要分类洗。”锦瑟一头黑线说道。

  

  “老公,你说过男女是平等的。”连锦瑟放下抹布走到正在看报纸的翟天祈面前说道。

  “嗯!”翟天祈连头都没有抬起应道。

  “那活我们得平摊做!”连锦瑟深呼吸了一下后义正言辞地说道。

  “应该!”再次点了点头。

  “我做饭,你洗碗,我打扫屋子你洗衣。”

  “这样的分类不对。应该是简单的事情你做,复杂的事情我来。”

  “那什么是简单的,什么是复杂的?”

  “你主内我主外。你只要应付我一个,我则要应付翟氏十万员工!这就是简单和复杂的区别。”

  连锦瑟直接无语。。。

  

  “老公,1+1等于多少?”

  “等于N个娃!”

  “老公,你的思想太H了。”

  “难道你不能生娃?”

  连锦瑟再次暴汗。。。

  跟非人类没法沟通。。。

  天使最新作品,将温馨浪漫坚持到底。。。。

第一章 渴望

在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连锦瑟有些意外。

  父亲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了。

  有时候她甚至怀疑父亲是不是已经忘记有她这个女儿了呢。

  毕竟他再婚后最不缺的就是女儿了。

  虽然心底多少有些埋怨,但接到父亲的电话,连锦瑟还是很高兴。

  “锦瑟,你放寒假了吧!”父亲在电话另一头问道。

  “嗯,放假了。”锦瑟据实应到。

  上周考完期末考之后,她就开始放寒假了。

  只不过上大学后,她一直就在一家企业当工读生,寒暑假自然也不例外。

  因为父亲虽然偶尔会打来电话,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让她回家去。

  所以自从上大学到现在大三,她已经整整两年半没有回过家了。

  倒是父亲偶尔出差来这里,会来看看她。

  “那就明天回来吧,我让梁实给你订机票,你直接搭飞机回来。”

  “好,谢谢爸!”连锦瑟顿了一下说道。

  爸爸在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

  “锦瑟,委屈你了。”

  “爸,我没事!”连锦瑟低低地应到。

  她自然是知道爸爸的辛苦和不容易。

  所以即使她从他再婚后就被送到了寄宿学校,开始了独立生活,一个月没能回一次家。

  但她还是能够理解和体谅他。

  毕竟他的新婚妻子以及两个继女并不喜欢她。

  她在那个新家显得多余而且格格不入。

  父亲夹在中间也很难做。

  所以就这样分开,未尝不是一种解决矛盾的方式。

  “那就回来再说吧,这几天家里下雪,你多穿点,别着凉了。”

  “我知道了,谢谢爸!”

  挂上电话后,连锦瑟觉得脸颊上凉凉的,伸手一抹湿漉漉的,才发觉自己哭了。

  原来她还是渴望回家的。

  即使那个家已经容不下她。

  她还是渴望回去的,渴望见到父亲,渴望去看看沉睡了多年的母亲,渴望回到那个曾经有她很多童年回忆的连家大宅。

  只是她这次回去了,不知道又会在家里引起什么样的波澜。

  还记得当年她在寄宿学校第一次回到那个新家。

  连锦弦穿着母亲给她买的衣服和发饰,那是她最喜欢的一套。

  母亲特地为她订做的,本来打算在过十岁生日的时候穿的。

  而她还没来得及穿上那套衣服,母亲就过世了,那一年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了。

  估计也没有人能够记得她的生日了,除了她自己。

第二章 回家

当时看到了连锦弦穿着那套衣服,她很不高兴,她让连锦弦脱下来还我。

  连锦弦没脱,而是伸手将她推下了圆梯。

  醒来后,父亲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说,锦弦将我推下去的。

  锦弦尖叫着说她撒谎,明明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还要赖她。

  继母站在一边看着她,语气很平静地说到,

  “锦弦是不会撒谎的!”

  她不敢置信地转过头来瞪着继母,第一次开始懂得了恨人。

  那是多么强烈的一种情绪,就好像此刻这般看着她,都让她觉得讨厌至极!

  下一秒,她听到父亲叹了一口气抚摸着她的头语重心长地说道,

  “锦瑟,爸爸知道你不高兴爸爸娶了新妈妈,但是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以后不能再就这样了。”

  那一次,她就知道自己输了。

  因为她最爱的爸爸宁愿相信了别人的话,也不相信自己女儿。

  那一个晚上,她偷偷在被窝里哭了整晚。

  她很想母亲。

  但也知道母亲再也不会回来了。

  之后连锦弦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她,而继母则标准的人前和背后两套,唯一让她觉得还有些温暖的就只剩下锦音了,继母的小女儿。

  她会叫她姐姐,会偷偷拿东西给吃,愿意将心爱的玩具分给她玩。

  所以这个新家里,唯一让她觉得还有一些温暖的就只有连锦音了。

  后来,渐渐从半个月到一个月到后来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一年,家里的司机才来接她回家一趟。

  而这次是最长的,从大学报到到现在大三的寒假。

  梁叔很快就给连锦瑟打电话说机票订好了,订的是明天早上八点半的飞机票。

  梁叔是他父亲的助理,跟着他父亲很多年了。

  连锦瑟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因为兴奋,几乎**无眠到了天亮。

  由于是八点半的飞机,连锦瑟就只好六点就出门。

  当时天还是暗的。

  校门甚至还是关着的。

  连锦瑟跟门卫说了她要去赶八点半的飞机,他们才放行。

  而即使是六点就出门了,到了机场过了安检,没等多久就听到广播通知登机了。

  连锦瑟忍不住自嘲的想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这是跟人约好了要私奔呢!

  近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走出了机舱,阴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这时候并没有下雪。

  但温度却很低。

  *****************

  需要表扬和鼓励。。。

第三章 二小姐

刚下了飞机没多久,连锦瑟还在等着行李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已经在出口处等她。

  连锦瑟没想到父亲会来接机,心情很好,步伐也跟着轻快了起来。

  走到了出口处,她就看到了父亲。

  更准确的说她是先看到了连锦弦。

  在这样冷的天气里,她居然还穿着超短裙,长筒靴,秀着姣好的身材。

  其实以前她一直羡慕连锦弦的身材,高挑匀称,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唯一让连锦弦觉得不够完美的估计就是她的胸bu了!

  她不只一次听她抱怨过自己胸bu太平了!

  还曾经很恶劣地突然伸手捏她的胸bu,说是假的吧!

  不过两年半没见,她的胸bu现在倒是丰满了很多,那尺寸没有F至少也有E了吧。

  连锦瑟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头奶牛的画面,好吧,她承认自己思想不够纯洁!

  不过对于一向和她不合的连锦弦居然也来接她了,她还是觉得很意外。

  这就好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有一天突然冲到你面前来跟你说,我其实我暗恋你很久了,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一样的震撼!

  听说前两年她出国留学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锦瑟,锦瑟。。。。。。”连锦弦看到她,挥手唤到。

  连锦弦的声音很柔又有些嗲,就是传说中的娃娃音,所以几乎在她喊连锦瑟的同时,周围的人都转头看向了她。

  她倒是很享受这种成为焦点的感觉。

  而连锦瑟则有些尴尬起来,却也只能低着头拉着行李箱走了过去。

  先叫了父亲,然后跟锦弦打了招呼,

  “你也来啦!”

  “你难得回来一次,我当然要来接机了,你看我对你多好。”连锦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挽着她的手,头靠在她的肩部。

  就好像她们一直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一般。

  事实上连锦瑟比她矮了半个头,实在不适合衬托她此刻小鸟依人的动作,再加上平时她们关系并不好,现在她突然对她这么亲热,连锦瑟还真是有些不自在,而又不好直接推开她。

  “二小姐,行李我来拿。”连家二十几年的老司机张叔走过来帮连锦瑟拉行李。

  “谢谢,张叔。”连锦瑟对张叔说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张叔对她称呼也从锦小姐改为了二小姐了。

  以前家里的佣人都是管她叫锦小姐的。

  后来父亲再婚后,又多了两个女儿,

  而且她们的名字又正好都有一个锦字,所以为了区别,后来就按照年纪,分别称作大小姐二小姐和三小姐了。

  而她不幸成为了其中的那个二。

唯有张叔一直称她为锦小姐。

  那时候连锦瑟还恶毒地想过,她们的名字怎么跟她那么像啊,不会也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吧!

  她叫连锦瑟是因为父亲姓连,而她正好又排行锦字辈,然后母亲就给她取名为锦瑟。

  取自李商隐的那首诗《锦瑟》

  后来连锦瑟学了这首诗,

  一直记得其中有两句是——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觉得有些凄凉。

  不过她还是喜欢自己的名字,就因为这是母亲取的。

  所以后来家里多了两个名字跟她很像的人,她就有些不乐意了。

  一直到后来,也渐渐无所谓了。

  只不过没想到原本一直坚持唤她锦小姐的张叔现在也改称她为二小姐,她还是有些落寞。

  “回来就好,你丽姨和锦音也来接你了,正在外面等着呢!”父亲说道。

  连锦瑟听到父亲说继母和锦音也来了,更是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只是还没等她反应,锦弦已经挽着她走了出去。

  上了车,连锦瑟见到了继母和妹妹连锦音,打着招呼。

  连锦音见到连锦瑟很高兴地叫着二姐。

  连锦瑟顿时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应了一声,连锦音个子长高了不少呢,人也变漂亮了!

  继母这时也热情地对连锦瑟说道,

  “锦瑟变漂亮了呢!”

  “丽姨,好!”连锦瑟则淡淡地笑着回应着。

  好吧,她其实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即使这些年过去了,她还是记得以前继母是如何待她,所以现在也很难以伪装出那份激动。

  如此的客气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一路上继母都是关切地问着她这些年在大学的生活和学习情况。

  她平静地一一回答。

  上大学的这些年来,她倒是生活单纯。

  成绩算中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大学毕业后会供职于现在工读的公司。

  卡里的钱够用。

  身体健康。

  没有男朋友。

  差不多这些就总结了她这两年半来在大学的生活了。

  对于继母和锦弦突然的热情,连锦瑟归结原因于她们已经多年没见面了。

  即使之前有什么矛盾,这些年不见,估计也淡了,毕竟像她这么记仇的人并不多。

  她记得母亲就曾经叹气说过,她这个女儿性格太过倔强,这样的性子如果一辈子生活能够顺风顺水平平和和那倒还好,如果不是如此平顺的话,那么最终吃苦的还是她自己。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