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uyingjie8686886的博客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时间改变不了人与人之间真诚友谊。

 
 
 

日志

 
 
关于我

男人固然要对工作负责,却也要有职业道德,要从工作中得到乐趣,但不要做工作的奴隶,我们工作是为了更快乐地和家人在一起,享受生活很重要,记得不定时地和你们妻子和你的孩子一起享天伦之乐。

网易考拉推荐
 
 

所谓的婚姻  

2014-09-02 10:0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婚姻对于人生的保障功能越来越弱化的时候,离婚再也不是不可承受之重。从施瓦辛格夫妇的“黄昏散”到宋丹丹、倪萍的“三婚户”,从巩俐的“婚姻就是一张纸”到男友和钱一样多的章子怡、范冰冰的“我就是豪门”。丧失了经济扶助、保险、养老等功能的婚姻于名人如一地鸡毛,离婚,轻而易举……巩俐们的婚姻态度:不做老婆也幸福

对于把婚姻作为调味品的名女人,无论结婚抑或离婚更大程度上不是欲望形式的名称,而是一种新型人际关系与生活方式的可能。

“工作、生活,我都有能力去选择,感觉特别有嚼头,一纸婚书不重要。”巩俐谈起自己的婚姻态度惊世骇俗。如美洲狮女郎一般的巩俐,懂得剔除鸡肋男人和世俗成见,曾高调的和小男友孙红雷互生情愫高调姐弟恋、与好莱坞大腕约翰·库萨克假戏真做双宿双栖,于她而言,财富、名气、社交圈才是生活的脊柱,婚姻?好像不太重要吧!

有过两次失败婚姻的宋丹丹,在第三次婚姻中找到了感情的真谛。宋丹丹的第一次婚姻从未对人透露,第二次是与英达的一段众人皆知的姻缘,这段长达十年的感情被她在自传中称为“生命中最重要的光阴”,却因为双方有外遇而终结。之后,经历了两次婚变的宋丹丹与赵姓老公重组家庭。“十几年前第一次离婚我非常害怕,觉得我这一生我要再离婚我就死。现在觉得也没什么,人越活越会发现其实人生就是这样,走一步看一步。”如今宋丹丹面对“再离婚”的传闻,波澜不惊,“没什么可怕,一道门而已,不做别人老婆的也照样幸福”。

倪萍的婚内婚外:人人都是大太阳

荧屏上合作默契的导演杨亚洲和倪萍,忽然传出几年前已经结婚的消息,这表示年近50的倪萍与前夫王文澜离婚了。倪萍感情不顺利,经历过数次婚姻,她与名导陈凯歌之间的感情更是历经波折。屡遭情路波折,人世的男女欢爱,也许在她眼中早变得不可依赖。正如她在接受采访时所说:“我依然还相信感情,只不过对婚姻已经失望了,不要轻易结婚,更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

的确,等到年华老去的那一天,一个聪明的女人,是否还需要飞蛾扑火的,用婚姻给艰辛的人世行旅加温?婚外的倪萍无疑比婚内的倪萍更成功,从《美丽的大脚》、《泥鳅也是鱼》、《大太阳》,一次次的与绯闻对象合作,她变成荧幕上淳朴的乡村教师、美丽的孤儿母亲,变成影后。第二次华丽的职业转身之后,倪萍已经拥有了温暖自己的力量。是否再婚又如何?有无一张契约又如何?她是自己的大太阳。

施瓦辛格的前妻可不是闲杂人等,她是记者、作家、政治家、网站经营者、肯尼迪总统的外甥女,更是施瓦辛格的贤内助、得力助手,有貌,有才,有财。这桩婚姻,施瓦辛格捡了个大便宜夫凭妻贵,击败政治劲敌,荣任加州州长。但惜福之心未必常有,总是被贪念迅速取代。偷情败露之后,妻子玛利亚·施莱弗大骂施瓦辛格:“你是猪!”然后立刻离婚,一个都63岁了,一个55岁了,还瞎折腾干嘛﹖媳妇回答的好,“不爱我了,我干嘛还为你发光?”

章子怡的不婚态度:婚姻不是我的养老保险

从海伦·布朗的《性和单身女孩》到后来的《欲望都市》,都在教导女性如何享受单身生活,“女结婚员”不过是张爱玲笔下的久远职业。强势如范冰冰、章子怡,似乎无人能成为她们的“真命天子”,她们分明是我们这个时代女性的典范——爱情与两性间的“反动派”。

男友和钱一样多的章子怡,显然5年前这个在停车场内与霍启山用拥吻昭告恋情的青涩稚鸟,与富豪男友VIVI分手之后已经被打磨到玉琢雪雕似的剔透玲珑,淡定从容的告诉大家“我喜欢不婚的身份”,的确,一不靠男人养活、二不急着相夫教子,放着大把的金钱与俯首皆是的追求者,没有婚姻岂不更自由自在?

同样,经历了十年历练,从丫头金锁到红毯女王“国际范”华丽转身的范冰冰,隔三差五绯闻,从王学兵到王学圻,却全无嫁入豪门的念头,“我就是豪门”对婚姻轻飘飘一句“从未考虑”潇洒且强势。

“秦香莲”的机会成本

在这个离婚如儿戏的年代,谁不曾折腾掉无数个前任?而有时候,被抛弃的原配们则未必统统会成为秦香莲。的确,在男女的分分合合之中,造就成功女人的,是那些失败的男人。他抛弃了她,给了她奋发图强,自力更生的机会。

1990年第一次上了春晚,赵本山小露头角。到了第二年5月,赵本山花费了25万块、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和一台夏利汽车,成功打发掉了原配葛淑珍。可是谁能想到,完全凭借自己的努力,相貌一般、性格内向的农村妇女葛淑珍先是在火锅店洗碗,接着摆地摊卖袜子,继而开饭店当老板,而今身家早已过百万。

李红和葛淑珍有得一比。1989年,由于单位效益不好,李红主动离职,然后只身去深圳。1992年3月,李红从深圳回到上海,在整理书桌的时候,她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信件。然后,她成为前任。没有了婚姻,没有了丈夫,李红再一次踏上了去深圳的列车。最终,她在国泰君安证券投资公司的大户室里,挣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也挣得了标志着一个人成功所需要的金钱。

默克尔的离婚与结婚离婚:我是个只喜欢同居的女人

默克尔中学毕业后,于1973年进入莱比锡大学读书。在莱比锡大学读书期间,默克尔认识了与她同在该校读书,后来成为一名物理学家的乌尔里希,不久他们便同居了。在他们同居了一年多后正式结为夫妻。

婚后,默克尔与丈夫乌尔里希一起进入柏林科学院的物理化学中心,从事科学研究,在东柏林找到一间很旧的公寓作为自己的安乐窝。公寓既没有厕所,也没有供应热水,生活非常艰苦。为了改变这种情况,乌尔里希总是利用下班时间自己动手修理房子,希望以此来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

在研究所工作的这段时间,默克尔不知什么原因对政治的兴趣越来越浓厚,而她的丈夫乌尔里希却喜欢安静的生活,更不去关心什么政治。由于二人的生活情趣差异太大,不久他们的婚姻出现了危机。就在1982年的一天,默克尔在家中只收拾了几件自己穿的衣服,而其他什么东西都没带,就毅然离开了乌尔里希,独自一人搬到另一间公寓去了。就这样默克尔与第一任丈夫的婚姻在维持了5年之后就宣告结束了。

再婚:从政的需要

与乌尔里希离婚后不久,默克尔在东德科学院物理化学研究中心工作时,又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在这里,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当时同在物理化学研究中心工作的化学教授约阿希姆·绍尔。绍尔比默克尔大5岁,在量子化学研究领域颇负盛名。绍尔与默克尔相识后曾长期同居达17年之久,因此也引起不少人的议论。

1991年,默克尔在当选基民盟(即基督教民主联盟的简称)副主席之前,她对再婚问题一直是不以为然,仍然坚持与绍尔过着同居生活。

出于社会的压力,包括从政的需要,直到1998年底,默克尔与同她在一起生活多年的绍尔突然结婚了。直到婚后的1999年1月2日,他们才在《法兰克福汇报》上刊登了一则很不起眼的广告,从此才算公布了他们二人结婚的消息。

丈夫?他在家里看电视

与其他政坛对手不同,默克尔自从当上了德国总理,她与丈夫就几乎没有一起在公开场合出现过。甚至在默克尔的宣誓就职典礼上,她的丈夫也选择了缺席。德国《图片报》的头版头条质问道:“她的丈夫在哪里?”默克尔的回答是:“他在家里看电视。”据媒体报道,默克尔夫妇几乎只在一同看歌剧的时候才会被公众发现,因此,他的丈夫得了一个外号——“歌剧魅影”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